当前位置:后沈新闻 >财经> 繁荣与泡沫背后,AI独角兽的IPO“野望”

繁荣与泡沫背后,AI独角兽的IPO“野望”

发布日期2019-10-23 06:36:11 来源: 后沈新闻 查看次数: 1122 

照片来源@ Panorama.com

钛媒体注意:这篇文章来自新浪科技。作者是杨雪梅的韩大鹏。钛媒体被授权出版它。

市场正在等待一家真正的人工智能公司上市。

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已经创建了14家价值10亿美元以上的人工智能公司,总价值405亿美元。

如今,该行业正专注于地面应用和进入商业阶段的人工智能技术,而总部公司不再只是融资,而是寻求上市。

今年,上塘、易图、从云和寒武纪都有科创上市的传言。云智胜已经在7月初与CICC签署了上市咨询协议,并计划在科学创新委员会上市。同月,尤碧轩完成了招股说明书的主要准备工作。

有些人说人工智能关注场景的使用,并且正在解决实际问题。另一个观点是,大多数公司对人工智能的理解过于一般化,他们仍然处于“盲人触摸图像”的阶段。

ipo是繁荣和泡沫的人工智能独角兽的最佳选择吗?进入2020年,人工智能的“首次公开募股热潮”真的会到来吗?

今年8月25日,师旷科技向香港交易所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正式打响了第一枪。与此同时,中国艾公司的业务开始逐渐出现在外界面前。

外界认为,如果邝其志将此次香港ipo视为第一家完全以技术为核心上市的初创公司,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第一股。

你为什么期望这么高?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有两种声音。

一派认为ai公司目前缺乏地面应用,导致盈利能力不足。

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一位北京的人工智能公司高管坦白承认,包括cv四小龙在内,他们的运营收入实际上面临巨大压力。“许多公司难以维持,它们的资本需要看到回报,所以每个人都在等待第一股。一旦开盘,一些公司将跟随上市趋势,许多投资者将能够获利。

另一组认为上市将使更多的企业看到人工智能的前景。

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从云联合创始人姚志强提到,首批人工智能股票上市后的趋势将代表一些人对人工智能行业的看法。另一方面,它也将推动更多的企业看到更多的人工智能机会。

长期以来,大多数专注于技术研发的行业都面临着烧钱的问题,尤其是人工智能。

以匡为例。根据招股说明书,从2016年到2018年,邝其志认为这一支出在三年内接近9亿元。2019年上半年,研发支出达到4.68亿元,占公司上半年总收入的49.4%。

面对如此巨大的资本投资需求,资本已成为关键驱动力。这也是业内人士站在资本市场的原因之一。

姚志强认为,上市只是公司发展的一个阶段,而不是结束。优势在于有更多的资本来推动行业的发展,但也带来了挑战。"在战略方向和业务发展方面需要更加开放和透明的沟通."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总体环境和行业发展的影响,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热也在急剧下降。

据it oranges统计,2019年第二季度人工智能投资创下新低,仅完成30个融资案例,较去年同期下降45.5%。融资总额为50亿元,不到去年的40%。人工智能的投融资逐渐回归理性。

姚志强说,在特定行业的具体情况下,龙头企业的领先优势会越来越明显。如果新企业进入相同或相似的情况,可能很难获得资本关注。“就资本、技术和轨道而言,当你领先时,你就越来越领先。”

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也提到,如果两年前人工智能投资仍专注于基础技术投资,现在投资者更关注现场创业团队的理解和控制能力。“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随着算法、大数据、芯片和其他技术的标准化程度越来越高,只有解决垂直行业痛点的公司才有机会成为大公司。”

然而,在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之前,许多企业常常发现很难依靠自己的盈利能力在市场反复中生存下来。

根据北京经济信息委员会白皮书中的数据,截至2018年5月,全球共有4040家人工智能公司,但只有1237家公司获得融资,仅占总数的30%,其中大部分处于第一轮(Round A)阶段。

将近一年半之后,这1237家人工智能初创公司中还有多少?

住友创始人张汉德曾透露过互联网领域的投融资规律:“据数据显示,60%以上的初创公司会在甲轮和乙轮之间挂机,近70%的乙轮和丙轮公司会挂机,甲轮和丙轮实际上会死亡88%。”。根据这一计算,近1000家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可能被“杀死”。

对于“幸存”的企业来说,上市意味着企业必须经历一个去泡沫的过程。

那么什么是泡沫呢?

“大多数都是‘假的’”,另一位人工智能初创企业高管直截了当地说。

以人工智能人才成本为例,很多人被称为算法工程师,甚至有些毕业生申请这个职位,“基本工资是20,000元(20,000元),但这是‘标准数据’,你根本不需要懂数学,你可以在基本的基础上阅读教学视频”。

“这个职位的工作可能不值得这个价格,但是没有办法做到。这位高管坦率地承认,整个行业的评价都很高,软件工程师的工资甚至更“吓人”,有35万名硕士和70万名医生。有经验的人通常提供数百万年薪。“这不是泡沫,是什么?”

此前,科大飞轮价值总裁胡瑜也表示,人才薪酬在人工智能公司中占很大比例。“如果你工作了五年以上,如果你干得好,你可以拿到200万年薪。如果是原来学院院长级别的话,是五六百万,我们公司现在有些人的工资比我们这些当院长的高”。

事实上,人工智能泡沫绝不局限于一两个范围,但泡沫几乎存在于所有领域,如技术泡沫、资本泡沫甚至商业泡沫。

“事实上,人工智能是一门跨学科的学科,具有很高的专业门槛。真正了解这个行业并有创新思维的人不多。有许多新概念,当资本到来时,这个行业会显得有点浮躁,”这位高管说。

如今,许多人工智能产品将出现在市场上,“其中许多都是假情报,只是噱头。人工智能是使用算法和数据为用户服务并创造价值。智能扬声器显然不能代表人工智能”。

姚志强还坦言,这个行业肯定会出现泡沫。突然间,每个人都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一个特别高的泡沫。然而,在从需求方面形成正确的理解和理解之后,人工智能将回到正常的发展轨道。"泡沫的破灭不会改变人工智能向前发展的本质."

他认为,目前,人工智能行业已经经历了一个过度的大众投机预期期,并将很快进入一个严重失望期。它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真正进入一个蓬勃发展的时期。市场对泡沫破裂的恐慌已经到来。这是一条正常自然的发展曲线。只有当海浪冲刷沙滩时,我们才能看到宝藏。

或许,在泡沫破裂之前,上市“放松”也将成为人工智能的一个重要选择。然而,由于全球长期竞争与合作的新常态,人工智能的海外业务和上市可能会受到一定影响。

对ai公司来说,资本是市场和公司在一定时期内的需求,但利润是公司取得巨大进步的核心。

现阶段,独角兽部队普遍面临两个问题:估值高和利润难。根据招股说明书,我们可以看到典型的艾独角兽的生活状况。

根据其招股说明书,开放视角的收入来自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18.9%)、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74.1%)和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7.0%)。其中,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的最高比例包括核心安全业务,这是师旷的支持业务。招股说明书还披露了安全芯片项目。

安全性是大多数人工智能公司的核心业务之一,也是利润最高的部门。安全首先是通过监视器完成的。如今,计算机视觉带来的海量数据给安全行业带来了颠覆性的变化。

然而,目前在安全领域已经有了多年的老牌科技企业如和康威士(Hekangweishi)的沉淀,蝙蝠科技巨头已经规划出了智能城市,给ai独角兽留下的蛋糕相对较少。这个领域的竞争也非常激烈。除了计算机视觉领域的cv四小龙之外,寒武纪、地平线等人工智能芯片公司正在用终端人工智能芯片切入安全领域。

师旷在招股说明书中还提到,如何在技术和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将是师旷未来面临的一大挑战。

一方面是市场竞争,另一方面,人工智能企业仍然面临亏损。

师旷招股说明书显示,其亏损在过去三年持续扩大,今年上半年达到52亿元,主要是由于优先股公允价值的变化和持续的研发投资。其中,“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实际上是由《香港股票会计准则》引起的,而不是由于实际经营水平的变动。

尽管如此,人工智能作为R&D投资高、技术周期长的知识密集型产业,商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师旷还在招股说明书中预测,未来研发支出将继续增加,但同时他也表示,研发活动本身不确定,大规模研发资金可能无法创造相应的效益。

师旷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殷琦在一封内部信件中提到,人工智能创新是一个无限的游戏。“我们还决定尽快实现我们技术的商业化,以确保公司业务的大幅增长,并使客户、员工和股东受益。在公司的发展中,我们不仅要坚持我们的长期目标,还要考虑到我们眼前商业目标的实现。”

对人工智能独角兽来说,它们能否上市不成问题。关键是资本市场能否给出一个好的估值,以及市场是否认可它们。

目前,人工智能公司在资本市场的选择上表现出不同的路径:a股、港股和美股,所有这些都是“梦寐以求的”。

一位金融业知情人士告诉新浪科技,美国和香港股票的上市过程简单、快捷,股东也容易兑现。在目前情况下,香港股市对中国的人工智能公司来说相对安全。然而,由于香港缺乏高科技企业,香港股市对高科技企业的估值普遍缺乏热情。

然而,SKI上市的最大优势是它享有很高的溢价,估值将会扩大。"现在SKI更合适,但国内资本市场不完善,风险相对较大."

另一位金融专业人士告诉新浪科技,中国的一些人工智能公司持有外资,这些公司将选择在美国上市。相比之下,美国此外,一些对港股的优惠政策往往有利于企业更快上市。

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江峰在不久前举行的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投融资主题论坛上表示,上海证券交易所将加大努力,进一步提高系统的包容性,为推动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红筹企业在中远上市创造条件。此外,根据人工智能公司的特点,进一步完善和优化审计规则、标准和机制,支持更多的人工智能公司在科技创新板上市。

早在2018年,人工智能行业就经常预测人工智能公司的崩溃。创新工程首席执行官李开复(Lee Kai-fu)早就预测,“人工智能项目在过去一段时间确实很昂贵,泡沫存在,到2018年底左右,许多公司将会倒闭”。业内也有声音说“90%的人工智能企业面临破产”。

现在2019年即将结束,“大规模崩溃”的现象还没有出现,但可以肯定的是,龙头企业已经拿走了绝大部分投资金额,而小公司却被忽视了,“集体喝汤”的局面从未出现过。

2019年是真正的淘汰期吗?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足球盘口

上一篇:内塔尼亚胡主动示好,邀甘茨一起组阁遭拒,组建执政联盟前景不明
下一篇:博努奇:曼奇尼让意大利像俱乐部,让每个人都有归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