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后沈新闻 >综合> 何立峰:扎实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

何立峰:扎实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

发布日期2019-11-07 17:32:07 来源: 后沈新闻 查看次数: 532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它的水系统是巨大的。它的水资源总量占全国总量的35%。它不仅养活了4亿沿河的人们,还把水从南方输送到北方,输送到会泽的华北广大地区。长江流域是一个山川、森林、田野、湖泊和草地的整体。它具有强大的节水、生物育种、释氧、固碳和环境净化功能。它是中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是子孙后代持续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撑。习近平总书记对长江进行了多次深入调查,对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做出了许多重要指示和指示。他亲自规划、亲自部署、亲自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他在重庆和武汉举办了两次研讨会并发表了重要讲话。要促进长江经济带的高质量发展,必须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的精神,全面落实党中央的决策部署。

首先,明确战略定位

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重大决策。这是关系到国家整体发展的一项重大战略。这对实现“二百年”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要意义。关于长江经济带的战略定位,需要明确四个方面。

成为引领中国高质量经济发展的领导者。长江经济带覆盖中国11个省市,横跨中国东部、西部和中部三大板块。尽管其土地面积仅占全国总面积的21.4%,但2018年,它已经聚集了42.8%的人口,创造了44.1%的国内生产总值。它在中国经济发展中起着重要的引擎作用。长江经济带东部是长江三角洲城市群,西部是中西部广大腹地。市场需求潜力和发展空间巨大。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不确定性增加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变,要促进长江经济带的高质量发展,必须充分发挥长江黄金水道的独特作用,构建现代化综合交通体系,促进沿江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培育三大竞争力强的城市群,使其成为引领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先锋。

它已成为保护和恢复生态环境系统的创新示范区。长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宝库和生物基因宝库。流域里有许多种类的动物和植物。稀有的水生生物非常珍贵。生物多样性在我国七大流域中名列第一。长江也是中国最丰富的河流,年总水量为9960亿立方米。长江流域森林覆盖率超过40%,江河湖泊湿地面积约占全国的20%。为了促进长江经济带的高质量发展,必须坚持大保护、不搞大发展的共同努力原则。必须协调丰富多样的河湖生态要素,构建和谐的河湖关系、良好的流域水质、充足的生态流量、有效的水土保持和多样的生物物种的生态安全格局,使其成为生态环境系统保护和恢复的创新示范区。

成为培育新动能引领转型发展的创新驱动带。长江经济带科技和教育资源丰富。目前,普通高等院校数量占全国总数的43%,研发支出占全国总数的46.7%,有效发明专利数量占全国总数的40%以上。沿江有2个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9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90个国家高新区、161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和667个企业技术中心,占据“半壁江山”。要促进长江经济带的高质量发展,必须依托区域人才和集约智力优势,坚定不移地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性改革,坚决消除落后产能过剩,大力激发创新创业创造活力,实现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的转变,使之成为培育引领转型发展新动力的创新驱动带。

成为创新体制机制、促进区域合作的协调发展区。长江经济带上、中、下游的资源、环境、交通和产业基础的发展条件有很大不同。中上游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仅为下游的60.3%和49.2%。地区间基本公共服务水平差异明显。要促进长江经济带的高质量发展,必须立足于长江上、中、下游的比较优势,创新区域协调发展机制,协调人口分布、经济分布和资源环境承载力,打破行政区划和市场壁垒,促进要素跨区域自由流动,提高要素配置效率,激发内生发展活力,使之成为具有创新体制机制的协调发展带,促进区域合作。

第二,把握根本遵循

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历史和大局的高度,从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出发,系统规划了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总体、根本和战略重大举措。为了促进长江经济带的发展,他指导、引导、制定规则、划定红线。这是新时期进一步推进长江经济带优质发展的理论指导和根本遵循。在这方面,我们应该注重三个关键点。

“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在推动长江经济带优质发展中占据主导地位。2007年太湖蓝藻污染爆发,一度覆盖了太湖明珠。太湖水危机后,流域在应急防治、综合治理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太湖十多年来一直享有一个安全的夏天。这幅画展示了太湖美丽的景色。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理念。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为了促进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必须从中华民族的长远利益出发,牢固树立和落实新的发展观,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道路,让绿色的水和山产生巨大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让母亲河永葆生机。“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在推动长江经济带优质发展中占据主导地位。在过去的几年里,长江流域每年的废水排放量已经超过300亿吨。长江水体恶化已成为流域生态安全和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瓶颈,必须下大决心整治。如果它继续被摧毁,它不仅会切断子孙后代,还会给我们这一代人带来“当前世界新闻”。因此,要促进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必须坚持生态优先和绿色发展的理念。

我们将坚持“共同保护,不搞大规模开发”的战略方向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应该以保护为主,不搞大开发为导向。这是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总体要求和基本要求。现阶段的关键是把握“合力”,增强系统思维能力,充分发挥协同作用。长江经济带的上下游、左右岸、干流和支流、河岸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整个流域必须作为一个完整的单元来保护和恢复,以反映其科学性和有效性。无论是水运、发电、防洪、灌溉、港口、海岸线还是工业发展,都必须为保护和恢复长江生态环境服务。“不搞大规模开发”不是抑制发展,而是制止无序发展、破坏性发展和超范围发展。发展必须在资源和环境承载力范围内,在保护和修复长江生态环境的前提下,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道路,实现科学、绿色、可持续发展,率先实现国家优质发展。如果我们继续走老路,经济发展和建设的规模和力度超过资源和环境的承载能力,大规模发展就会变成巨大的破坏。

正确把握“五个关系”。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新形势下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关键是正确把握“五个关系”。我们必须深刻理解,我们应该通过全面的学习真正达到精通,学会如何很好地使用它,经常学习,经常使用。

一是正确把握整体推进与重点突破的关系,做好长江生态环境保护和恢复工作。这种关系是促进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基本前提。把长江生态环境的保护和恢复放在压倒一切的位置。从生态系统的整体性和长江流域的系统性来看,要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追根溯源,分类实施政策,系统整改,逐步解决长江经济带的环境透支问题。

二是正确把握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探索协调推进生态优先与绿色发展的新途径。这种关系是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关键。坚持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它是在保护生态的前提下寻求发展,实现经济社会发展与人口、资源和环境的协调。

三是正确把握总体规划与长期成果的关系,坚定不移地贯彻到底。这种关系是关于促进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方法论。这是一个一百年的宏伟计划和未来的伟大事业。它是制定一个蓝图和一个科学计划。本着锤钉子的精神,一次一把锤子将钉子敲下来,小的胜利就是大的胜利。

第四,正确把握打破旧动能与培育新动能的关系,推动长江经济带加快现代经济体系建设。这种关系是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动力。积极稳妥地淘汰和化解传统落后产能,消除无效供给,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培育和发展先进产能,增加有效供给,实现鸟笼换鸟和凤凰涅槃。

第五,正确把握自我发展与协调发展的关系,努力把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有机整合的高效经济。这种关系是促进长江经济带发展的纽带。就是要有“一盘棋”的思想,把自己的发展纳入协调发展的大局。要找准定位,充分发挥比较优势,协调联动,缩小发展差距,促进长江上、中、下游协调发展和沿江优质发展。

三.对成就的客观理解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促进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相关部门和沿江11个省市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在提高思想认识、加强顶层设计、改善生态环境、促进转型发展等方面取得积极成效。

顶层和中间层的设计基本完成。长江经济带“一北”发展规划体系已经形成。“1”是指《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是促进长江经济带发展的纲领性文件,为实施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提供了基本指导。“n”是指有关方面围绕规划纲要的实施制定的10个专项规划、11个实施计划和“4 1”指导意见等一系列配套政策。

保护环境的共同努力模式已经基本确立。三年多来,我们以不断改善长江水质为中心,统筹推进水污染控制、水生态恢复和水资源保护的“三水联合治理”。城市污水和垃圾处理、化学污染控制、农业面源污染控制、船舶污染控制和尾矿库污染控制“4·1”工程取得扎实进展。我们组织了一系列专项整治行动,全面完成了对1361个非法码头的整治。到2018年,长江经济带断面水质优良率将达到79.3%。

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建设加快。努力推进航道断面标准、船舶标准、港口码头管理和通关管理“四统一”建设。长江南京段12.5米深水航道整治工程全面完成,长江通关一体化改革取得显著成效。2018年,长江干线年货物吞吐量达到26.9亿吨,比上年增长7.6%,居世界内河首位。同时,多式联运发展加快,综合运输网络建设不断加强。

绿色发展的主导和支撑作用不断加强。上海、安徽、四川、武汉综合创新改革试验取得扎实进展,加快建设以城市群为主体、大中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对外开放水平不断提高。上海、浙江、湖北、重庆、四川、江苏自贸区试点改革不断推进。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和“一带一路”的建设已经融为一体。2018年,长江经济带各省市共有4138列中欧列车投入运营,占全国列车总数的65%。

体制机制已经逐步建立。划定长江沿岸11个省市生态保护红线,全面实施河道长度制度和湖泊长度制度,进一步理顺中央与地方政府、部门和部门的管理职责,发布《长江经济带负面发展清单指引(试行)》,建立和完善土地和空间控制机制, 初步实现长江国家控制河段水环境质量的统一监测和统一发布,全面建立长江经济带“1·3”省际协商合作机制,加快《长江保护法》立法进程。

坚持互联互通,加快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建设,是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重要方面。上海洋山深水港四期是世界上最大的自动化集装箱码头。由于洋山深水港的规划建设和多年的发展,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主导作用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图为上海洋山深水港四期自动化码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总的来说,通过不懈的努力,近年来我们促进了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各个方面。在生态环境进一步改善的同时,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率不断提高。2018年,长江经济带国内生产总值40.3万亿元,比上年增长7.4%,占全国总量的44.1%,比2015年增长1.8个百分点。

四.面对困难和挑战

在充分肯定阶段性成果的同时,也要认清长江经济带发展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以及需要解决的隐患。

长江流域是山水、林、田、湖、草的整体,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草海是贵州省最大的天然淡水湖,被誉为“高原明珠”。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人类开垦湖泊和农田等活动给草海带来了毁灭性的破坏。近年来,贵州省尽一切努力促进草海的综合整治,恢复其“珍珠”气质。图为草海清澈的湖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从工作基础来看,长江生态环境面临的现状仍然十分严峻。它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保护生态环境的任务仍然艰巨。长江经济带污染物排放基数大。2017年,废水排放量将占全国总量的43%。废水中的化学需氧量、氨氮、总氮和总磷排放量都接近全国总量的一半。海岸线的广泛管理和利用,环境保护设施的失效,以及矿产开发遗留的许多问题。一些当地煤矿和磷渣废水通过支流进入长江,而另一些直接渗入地下水,使得处理困难且成本高。第二,流域环境风险隐患更加突出。长江上有许多危险的化学码头和船只,仅渝皖一带就有近300个。长江沿岸港口危险化学品年吞吐量已达1.7亿吨,运输量仍以每年近10%的速度增长。危险化学品泄漏的风险仍然相对较高。第三,流域生态功能仍严重退化。长江中的“双肾”洞庭湖和鄱阳湖经常遭遇干旱,并已见底。近30%的重要湖泊和水库仍处于富营养化状态。长江的生物完整性指数很差。中华鲟、胭脂鱼和“四大鱼”(鲱鱼、草鱼、鲢鱼和鳙鱼)的鱼卵和鱼苗大幅减少。白鳍豚已经在功能上消失了。江豚正面临着非常危险的情况,野生鳄鱼正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

从工作理念来看,联合保护的压倒性地位仍然非常不稳定。习近平总书记说“长江生病了”。从根本上说,这些“疾病”仍然是由一些政治地位不高、对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认识不深、贯彻不坚决的基层干部造成的。一些干部还没有从政治角度充分认识到集体保护的极端重要性。他们还没有真正确立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的观点。他们思想粗心,行动消极。他们对党中央提出的统治红线缺乏敬畏之心。一些干部在工作中没有真正坚持新的发展观,仍然受到“先污染后治理”和“先破坏后修复”旧观念的影响。他们认为,在追赶发展的阶段,“环境成本仍需付出”,这与对大保护的共同追求背道而驰。其他干部并没有真正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只是简单地把政绩观等同于经济指标。为了迅速取得政治成就,他们从事破坏性发展,污染增长和黑色国内生产总值,而不管未来的发展和子孙后代的福祉。

从工作思路来看,集体保护制度仍然非常脆弱。这主要表现在“三个不够清楚”。首先,整个流域的生态环境基础不够明确。目前,我们对各种生态风险和环境风险还没有全面的认识,相关的指标体系和基础数据库还没有建立。不仅在总体和整体层面上,而且在长江沿岸11个省市的各个省份,我们还没有拿出系统的解决办法。第二,违约和共同保护的起点不够明确。总体而言,当前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与恢复工作没有从长江流域的整体性和生态完整性出发进行系统规划。面对长江经济带污染排放大、生态破坏大、环境风险高的现状,还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办法。第三,促进高质量发展的路径不够明确。在一些地方,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和建立现代经济体系的道路仍然不明朗,方法也不多。他们仍在为要素投入和政策竞争而相互竞争。

从工作机制来看,协调发展不够强。不仅存在整个流域总体规划不完善的问题,而且存在区域间合作不足的矛盾。从整个流域来看,它是分散的,缺乏高层次的协调机制。尤其是省际沟通协商成本高,部门间和区域间协调不足,导致沿江各省市水资源开发利用和生态补偿矛盾突出。例如,许多水利环保监测站重叠,容易造成数据源多、监测口径不一致的问题。从流域内各个地区的角度来看,合作更多的是虚拟的,而不是真实的,缺乏硬性的约束。目前“治水九龙”和“引河治水”的管理困境,导致在区域环境污染联合防治、交通互联互通、生产力布局和综合市场建设等领域出现越来越少的合作口号。特别是在环境污染的联合防治中,仍然存在推诿扯皮的现象。

从工作保障的角度来看,主观能动性的各个方面都需要提高。它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资金使用效率低下。各行业各部门的项目资金难以协调整合,资金使用整体效率有待进一步提高。还应加强各种财政支持。第二是人员短缺。长江沿岸的许多地方还没有填满他们的特殊班级。一些地方缺乏环保专业人员,难以满足生态环境日常监管的需要。目前,长江沿岸相关省市在排污口整治、岸线清理整治和生态环境问题整治过程中,都不同程度地面临着技术人员短缺的问题。第三,法律法规保护不力。与共同保护的要求相比,长江经济带的法制建设没有发挥足够的引导和保障作用。例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水生动植物自然保护区管理办法》,禁止任何人进入核心区,缓冲区只能从事科研活动。然而,由于长江干流是一个开放水域,很难对其进行封闭管理,因此很难执行相关规定。

五、大力推进实施

为了促进长江经济带的优质发展,我们必须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勇于承担责任、主动出击,坚决为长江的保护和恢复而努力奋斗,努力实现“五个坚持”。

四川天府新区是建设“一带一路”和发展长江经济带的重要节点。近年来,天府新区以成都科学城为主要承载区,规划布局新经济、人工智能工业园等六大产业群落,大力发展以数字经济为核心的新经济。图为天府新区成都科学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坚持问题导向,大力推进生态环境保护和恢复。在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变的过程中,污染防治和环境控制是必须跨越的重要环节。你应该咬紧牙关,爬过这个斜坡和这个山脊。我们要坚定不移地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不动摇、不放松、不空谈。一方面,要抓紧整改突出问题,全面排查生态环境问题和潜在风险,采取有效措施,逐项整改。另一方面,要加强根本解决,大力推进生态环境污染治理“4·1”工程。

坚持互联互通,加快构筑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加快沿江高铁等一批综合交通走廊骨干项目规划建设,积极发展多式联运,提高综合交通网络化、智能化、现代化水平。重点任务包括:提升黄金水道功能,稳步推动航道区段标准、船舶标准、港口码头管理、通关管理“四个统一”建设;完善综合运输网络,加快沿江铁路、省际待贯通高速公路、支线机场等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加快

鸿运国际 江西快3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上一篇:梅德维德夫首夺上海大师赛冠军,他是网坛翘首以盼的那一个吗
下一篇:融资渠道全方位收紧,下半场房企如何守住“钱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