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后沈新闻 >财经> 两年毁掉350亿,神雾背后隐藏着什么?起底神雾财务造假术

两年毁掉350亿,神雾背后隐藏着什么?起底神雾财务造假术

发布日期2019-12-02 19:14:18 来源: 后沈新闻 查看次数: 3836 

林文夏

编辑刘小英

获得江苏冶金设计院甲级资质,曾经是神武环保的实际控制人吴道红非常自豪的投资。他说,“即使有人投资230亿元收购我们的设计院,我也不会卖掉它。”

这一优质资产不仅为环保产业带来了更高效的燃烧技术,也为神武环保带来了快速增长的业绩。近日,媒体报道称,江苏冶金设计院将破产重组。

如果连核心资产都要破产,神武环保可能真的会失败。

截至9月30日,神武环保市场总价值仅为20.6亿元,比2017年3月的峰值低95%,仅两年就亏损350亿元。

01

神雾双雄

与今天惨淡的形势不同,吴道宏最初选择带着科学家的光环“出海”。

吴道宏在中国石油大学博士后研究期间,在七项专利技术的基础上创立了北京申武喷嘴科技有限公司,向冶金、化工、陶瓷等高耗能企业销售燃烧器等节能产品,从而节约能源消耗,降低企业运营成本。

随着技术的升级,吴道宏逐渐将原来的神武喷嘴公司发展成为拥有9个子公司的神武集团。其神武环保和神武节能分别于2014年和2016年借壳上市。

上市三年来,神武环保收入从3.01亿元增加到31.25亿元,增长10倍,母公司净利润从3,000万元增加到7.06亿元,增长23倍,成为集团内贡献最大、增长潜力最大的支柱。

另一方面,兄弟公司神武节能,表现非常好。它们的市值峰值分别达到379亿元和300亿元,在环保行业被称为“神武双雄”。

然而,在业绩快速增长的背后是神雾环保的诸多隐患,这些隐患从根本上源于其独特的“工业ppp”模式。

神武上市后的环保主要是为全球煤化工、石化行业等客户(以下简称业主公司)提供全面的节能环保方案。例如,对于以煤为原料生产电石、天然气、石油等产品的企业,神武的环保工作就是为其设计成套的生产设备,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降低能耗。

这些项目的成本通常在数亿到数百亿美元之间。面对巨额投资,神武环保通常先与业主公司和其他出资方建立一个投资比例较小的项目公司,然后由项目公司作为业主,神武环保作为总承包商承担项目。

吴道宏曾经说过,“为了消除业主的顾虑,我们只能被动地选择技术和资金同时参与,通过联合手段尽快建设示范工程。”

理想情况下,国有资产、工业资金等资本将逐渐被项目吸收,神武在项目过程中的环保股份将逐渐稀释。

项目建成投产后,每个投资者都可以按照约定的期限从每年节约的经济效益中获得收益份额。

这种商业模式有两个明显的问题。

首先是钱。面对大型项目,只要业主公司和神武环保公司能指望借钱,他们就会先开始大规模投资。在后期,资金往往是在到位时建立的。一旦宏观政策收紧或业主公司经营不善,融资将难以衡量。

此外,就神武环保本身而言,当以前项目的收入不足以覆盖新项目的投资时,财务状况也容易出现问题。

根据损益表和现金流量表,2014年至2017年,神武环保公司的营业收入和销售现金流入比例、净利润和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净额比例均出现明显下降。2017年,当收入略有下降时,现金流受到的影响甚至更大。由于投资超过收入,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13.58亿元。

从资产负债情况来看,项目投资需求的增加导致了生息债务和应付账款的不断增加。随着金融风险的增加,资产负债率从2014年的37.18%上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92.58%。

二是关联交易。在当前模式下,神武环保以资本和技术入股项目公司,然后接受项目公司的项目,这相当于从其所参股的公司手中拿走项目,应视为关联交易。

关联方交易往往是监管者希望上市公司尽可能减少的,因为关联方更有可能帮助上市公司美化业绩,也存在更多资本占用的隐患。

借壳上市的“魔雾”是环保的,绕过了ipo的严格审查,但没有意识到它正以巨大的风险进入资本市场。

02

雷声隆隆

2017年5月24日,一些媒体认为,在关联交易比例高的商业模式下,神武环保和神武节能涉嫌欺诈。第二天,神武环保的股价下跌9.98%,并收到一封询价信。

这是神雾环保的第一缕光线,但似乎并不是导致神雾环保价格大幅下跌的光线。

在接下来的十天停牌期间,神武环保对询价信做了长时间回复,并试图在投资者接待期间向市场传达信心。此后,神武环保的股价呈现小幅上涨趋势。

然而,2017年7月10日,神武环保的股价暴跌10%。第二天,该公司对2017年上半年的业绩预测上升了57%-65%,但未能阻止下降。

面对飙升的股价,神武环保不能坐视不管。它于2017年7月17日宣布暂停交易,引用资本市场常用的“重组法”。

接下来六个月的资产重组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并以暂停期已过为由终止了该计划。

然而,在此期间发生了两起重要事件。首先,2017年底全国金融去杠杆化对神武环保自身的融资能力和许多业主公司的融资能力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几个项目因资金缺口而停滞不前。第二,公司最大的乌海项目已经收到业主公司的工艺改进计划,已经花费了近11亿元的施工设备,但相关收入长期无法确认。

在恢复交易的前一天,吴道宏仍试图以投资者简报的形式提振市场信心,但这对逃离的资本显然没有任何帮助。开业后,限制为三天。

一旦资金的隐患爆发。项目停滞不前导致现金无法如期流入、逾期未兑现股份质押、股份连续冻结和拍卖、无力支付员工工资、证券代表和董事会及监事会高级核心领导连续辞职。

所有这些都发生在短短的一年内。

在集团层面,吴道宏在2018年5月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中表示,神武集团目前债务总额超过130亿元,其中股权质押贷款超过70亿元,以两家上市公司为主体的银行信贷超过40亿元,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租赁业务超过10亿元。

在巨大的资金黑洞面前,神武集团怎么可能不接触上市公司呢?

2019年2月,吴道宏选择了一个适合搬迁的幸运日,将沈雾的环保办公室从北京朝阳区江泰搬到昌平区气象科学园,办公楼层从三层减少到两层。许多人已经离开,但危机才刚刚开始。

在3月份的自查中,神武环保公告称,公司未履行向神武集团和华富工程(神武环保子公司)提供外部担保的审批程序,担保总额为9.8亿元,占公司最新净资产的35.25%。

从经营困难到非法担保,神武环保的本质发生了变化,引进50-70亿元战略投资的美好愿景终于成为一块大蛋糕。

4月底,由于货币资金和关联方资金占用问题无法解决,大新会计师事务所对其2018年度报告发表了意见。5月底,神武环保集团与吴道红、神武集团一起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经过三个月的调查,证监会于9月6日发布决定,称神武环保2017年季度、半年度和季度报告中报告的货币资金分别膨胀了不少于15.75亿元、8.35亿元和12.47亿元,要求相关人员和公司整改并承担责任。

这一次,神武的环保形势从非法担保升级为金融欺诈。

03

损失了16亿英镑

根据中国证监会的决定,2017年前三季度膨胀的资金是沈武的钱,因此2016年底的19.64亿元和2017年底的5.55亿元暂时没有问题。

现在的问题是,2017年前三个季度膨胀的资金流向了哪里?

根据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量表中的数据,预计神武环保2017年支出的15.71亿元货币资金中,大部分已经形成了购买商品和接受劳务的预付款。

从整个集团来看,神武集团2017年半年度报告资金缺口达到40亿元,包括供应商的大量欠款和短期银行贷款。

在控股股东财务状况极其紧张的情况下,神武环保货币基金大幅增加。这不得不让人怀疑控股股东已经拿走了部分资金来填补他们日益扩大的缺口。

在这种情况下,基金被占用的部分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被神武集团挪用一段时间作为营运资金,然后返还神武环保集团。如报表所示,它最终用于购买商品和接收劳务,并被记入预付款。

第二,资金被占用后,要么没有归还,要么没有全部归还,所以提前12亿元的账面增长很可能被夸大。

年末预付余额为15.52亿元,主要为湖北广盛工程有限公司6.22亿元,湖北大道天成贸易有限公司5.45亿元,中国建设集团有限公司1.73亿元

回顾大新会计师事务所2017年出具的合格审计报告,报告中提到“我们没有获得足够和适当的审计程序来判断上述预付款的实际使用情况及其对财务报表的影响,以及贵公司是否与这些公司有任何关联方关系。”

换言之,会计师无法为神武环保2017年支付给三家供应商的13.39亿元预付款提供足够的担保,以证明交易的公正性和真实性。

眼神交流显示,从神武环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广生)获得6.22亿元人民币的湖北广生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广生)自2015年以来已经卷入多起工程纠纷,2018年两起案件判决后拒绝执行约260万元人民币的判决款,从而成为老赖。

查阅神武环保项目以往的合同,神武环保与业主(项目公司)通常约定在不同的项目节点按比例结算付款,付款比例一般在5%-25%之间。

湖北广盛的大额预付款表明,在项目累计支付6.22亿元的过程中,神武环保继续进行后续施工,没有得到项目公司的确认和结算。这不符合正常的业务逻辑和审慎的要求。湖北大道天盛贸易有限公司预付款5.45亿元也是事实。

会计师的保留态度和异常高的未结算金额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夸大预付款的可能性。

如果是这样,那么神武环保已经从财务困境走向财务欺诈。

上帝之雾持续不断的雷暴保护了环境,并积极为自己创造了一条出路。从增加董事和监事人数的计划、引进战争投资、引进国有资产到积极推动救灾工作,它试图向外界发出一个“复活”的信号。

然而,面对金融欺诈,这一切都将变得苍白无力。

无论是战略投资者还是政府纾困基金,谁敢接手这个烫手山芋?

在最精彩的时刻,吴道宏也对未来充满了希望。“退一万步说,如果我们管理团队的管理和运营水平不那么理想,运气不那么好,未来三个领域(化石能源、矿石资源、可再生能源和资源)的核心颠覆性技术也能成为世界500强企业之一!”

现在,500强似乎暂时看不到任何希望。吴道宏和沈雾集团长期以来被列为不诚实的人,背后有无尽的诉讼和债务。神雾节能也被评为“第一节能”。

截至最新公告,神武环保已被执行25起诉讼,涉案金额11.56亿元,占其最新经审计净资产的89.87%,主要为贷款、租赁付款和供应商付款。

神武环保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账户只剩256万元。

广西11选5 吉林快3开奖结果 浙江快乐十二 快乐十分app

上一篇:疑似全新高尔夫 GTI官图 颠覆谍照的设计
下一篇:工坊啤酒参与酿酒师培训人员首超规模啤酒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