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后沈新闻 >时事> 全球城市与都市发展:建设具有社会包容性、凝聚力和公平性的宜居

全球城市与都市发展:建设具有社会包容性、凝聚力和公平性的宜居

发布日期2019-11-13 08:04:46 来源: 后沈新闻 查看次数: 4729 

中国社会科学网新闻(记者查建国和李霞记者许婷婷·龚小京);照片:查建国)近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所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协办、上海研究所调查与数据研究中心主办的“全球城市与城市发展:建设社会包容、凝聚、公平的宜居城市”国际研讨会在上海举行。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席、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研究所所长李培林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陈光金分别致辞。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研究所常务副院长赵克斌主持了开幕式。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研究所所长、上海市人民政府第一副主席李由美出席了会议。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春玲在闭幕式上做了总结发言。

在为期两天的会议上,来自法国、英国、卢森堡、捷克共和国、匈牙利、巴西、日本、韩国和中国的40多名专家学者就社会不平等、社会治理和社会政策、大都市地区的政策、个人、社区和城市、大都市地区的国际移民、全球城市发展的新问题、多元化大都市地区、大都市地区的社会问题、城市规划和治理等作了专题发言和学术交流。

一、大城市的社会不平等

首届论坛以“都市地区的社会不平等”为主题,由赵克斌主持。

卢森堡大学社会学系的路易斯·朔夫教授就“巴黎和卢森堡财富收入比例失衡的城市社会影响:排斥、隔离和扭曲”这一主题发表了特别演讲。他说,财富与收入的比率是一个战略指标,可以用来理解财富精英与中产阶级和工人阶级之间的社会和经济平衡。在过去30年里,欧洲国家的财富与收入之比从3增加到7,这意味着它已经回落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资本积累水平。伴随这一变化的是中心城市住房成本的急剧上升,这对没有家庭财富的年轻工薪阶层来说尤其困难。结果,工人阶级甚至中产阶级工薪阶层被迫离开最活跃的劳动力市场和文化社区,交通问题以及紧张、不和谐和社会暴力也相应增加。

李春玲就“中国国际大都市的经济差异:京沪广三比较”主题发表了专题演讲。她认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和高速的经济增长使一些大城市融入全球化浪潮,逐渐成为国际大都市,北京、上海和广州成为一线城市。国际大都市的居民包括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和最贫穷的移民。贫富差距更加突出,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的大都市。然而,在中国的大都市,由于相对严格的人口管理政策,不存在像其他发展中国家大都市那样的极端贫困现象。由于政府政策和制度在中国大都市的实施,当地经济困难的居民可以得到政府的帮助。北京、上海、广州和其他中国大都市避免了极端贫困的发生。

韩国中央大学社会学系系主任沈光荣教授就“城市化、社会排斥和不平等:以首尔为例”的主题做了专题演讲。他讨论了过去半个世纪首尔从一个国家首都向一个全球城市的过渡过程。他说,首尔已经成为韩国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的首要城市。它的转变反映了韩国的经济和社会变化,以及首尔城市和其他地区之间新的不平衡。首尔的空间隔离反映了中上层阶级的崛起以及教育和收入不平等的加剧。

二.社会治理和社会政策

第二个论坛的主题是“社会治理和社会政策”,由李培林主持。

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文君教授以“个性化社会趋势下的城市包容性发展政策建设”为题发表了专题演讲。他说,当代中国社会正在逐步从“整体社会”向“个体社会”转变。过去,社会政策往往注重大多数人的权利和利益。随着个体化社会的到来,阶级、职业和城乡之间的异质性增加,紧张关系扩大,人们需求的内部分化日益严重。面对城市居民在语言、价值观、行为模式和宗教信仰方面的“异质性”造成的“城市差距”和“社会分化”,人居署于2000年首次明确提出“包容性城市”的主题,并将其作为国际城市发展的新目标。目前,随着城市社会经济的繁荣和发展,社会阶层需求和民主意识的提高,人们的社会需求水平已经从传统的物质技术水平向社会文化和心理情感水平转变,社会需求水平和广度也随之提高。在这种背景下,随着社会的个性化,传统的城市社会政策将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因此,有必要加强城市社会政策的包容性,以便关注更多的个人。在社会政策包容过程中,要努力关注更多不同群体的权益,重视城市底层群体和弱势群体的赋权,同时大力发展社会工作和社会服务。

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社会学教授罗兰·贝格就“全球城市、社会边界和不平等的世界主义:以巴黎为例”这一主题发表了专题演讲。她认为,全球城市巴黎不仅是社会、经济和道德领域新的内部边界形成的地方,也是跨界世界主义形成的地方。一方面,空间差异形成孤立和社会融合;另一方面,这座城市的中产阶级和国际化也凸显了今天巴黎的独特性。这种同时性反映了封闭局部空间和开放全球领土的双重现象,也意味着区域间不平等和国际城市间全新的经济和社会联系的同时演变。这不仅在巴黎如此,在由新的上层、中层和下层阶级组成的公正的国际城市也是如此。民族和多民族领土通过“市场经济”与其他国际城市的其他民族和多民族空间相联系。如果新的全球资本主义和霸权经济导致巴黎的贫困和分离,随着寻求庇护者、难民和新移民的到来,一个以好客和团结为特征的新的跨国空间也正在出现。在夹层空间,弱势社会群体正在重塑合作、文化和生态经济,同时互动的公民行为也在出现。

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院长田彭懿教授就“城市社区组织的分层及其影响”专题发表了演讲。他说,近年来,随着“包容性发展”概念的引入和普及,学术界开始尝试将这一包容性概念转化为一系列政策措施,形成所谓的“包容性社会政策体系”。在这个过程中,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来说,任何包容性的社会政策体系的构建,不仅要借鉴欧美发达国家的相关理论和经验模式,还要努力寻找一定的本土意识形态和文化体系作为支撑,而且必须得到包括政策制定者和政策角色对象在内的全社会的认可,否则其政策将因缺乏本土文化理念的内部支持而陷入无根状态。

资料来源:中国社科院网站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秒速快3app 新疆11选5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购买

上一篇:行业|景区提质扩容要以游客体验为中心
下一篇:海报时评丨智慧先行,山东海洋强省建设跑出“加速度”